【鬥陣歡樂城賺錢怎麼贏】 國產職場劇為何越來越好看 _鬥陣歡樂城官方網站

<!–enpproperty 342793452020-10-19 02:45:31.0國產職場劇為何越來越好看國產職場劇24108光明日報光明日報/enpproperty–>

  光明日報記者 牛夢笛

  “我為什么要看?因為故事里好像有我。”在最近收官的電視劇《平凡的榮耀》的豆瓣短評區,一位網友這樣寫。《平凡的榮耀》是一部典型的職場劇。職場劇是指以職場為創作背景,以職場生活為敘事框架,以個人的職場經歷和心路歷程為表現主線的電視劇類型。職場劇往往反映著現代人正在經歷的職業生活和人生變化,也能折射出當下社會的諸多問題和人情冷暖。

  近年 開心鬥一番 來,以新興職業為主題的劇集接踵而來,如講述電子競技的《全職高手》《親愛的,熱愛的》,以房產中介行業為描摹對象的《安家》,播出后都收 鬥陣歡樂城 獲了熱烈反響;醫療題材、律政題材等聚焦傳統職業的劇集更是經久不衰,誕生了《心術》《急診科醫生》《決勝法庭》等一批佳作……不少觀眾反映:“國產職場劇,越來越好看了。”

  細致入微的專業觀察 呈現真實可感的職場百態

  在海外影視市場中,職場劇是一大創作熱點,《廣告狂人》《白色巨塔》《新聞編輯室》等一批作品成為在世界范圍內流傳的經典。然而,同期的國產職場劇卻相形見絀。以往國產職場劇飽受詬病的原因,一是作品脫離現實,想象性地建構職場,甚至存在歪曲職場的現象;二是打著職場劇的幌子談情說愛,把職場劇變成了偶像劇;三是人物塑造 娛樂城 懸浮,存在靠主角光環一路“開掛”等脫離實際的情況。在種種不良因素的作用下,國產職場劇佳作數量匱乏,難以滿足觀眾的審美期待。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博士后、北京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研究員何天平認為:“作為深植于社會現實的文藝創作,職場題材的影視作品創作,想要具有信服力,脫離懸浮、重視求真是基本的素質。”

  近期的一批國產職場劇,慢慢從“懸浮”落地,開始扎根于現實的土壤。時代報告劇《在一起》以新冠肺炎疫情為重大事件節點,在《生命的拐點》《同行》《救護者》等多個單元中,集中、突出地摹寫了醫務工作者這一職業形象。在疫情的生死考驗下,醫務工作者挺身而出,義無反顧地沖在疫情防控和醫療救治第一線,凸顯了這一職業的特殊性、使命感和不平凡。

  《平凡的榮耀》則選擇刻畫一線城市金融職場中的白領人群,貼近更多人的職場現狀和心理狀態。為展現真實的職場生態,《平凡的榮耀》主創團隊在創作前期進行了大量準備工作。導鬥陣歡樂城呂行在采訪中表示:“拍攝前我們花了七八個月的時間,做了大量的采訪,了解不同的人,包括中層、基層、新入職的員工等,還拜訪了幾個行業‘大佬’。在交流的過程中,我們一方面了解這些人物,另一方面也從他們所經歷的各種投資案中找到一些細節作為參考。”正是因為在劇本創作過程中參考了當下國內餐飲、食品等各領域共20多個投資案例,對金融行業100多位從業者做了深度的調研與走訪,同時邀請多位投資公司高管人員擔任專業顧問,《平凡的榮耀》才有了對投資行業高度真實的刻畫,因而也體現出強烈的現實性。劇中很多現實議題的探討,例如“實習生轉正”“如何應對職場派系斗爭”“中年職場困境”“職場女性的家庭和工作平衡”都引發了觀眾的共鳴和熱烈討論。

  愛情不是唯一主題 職場劇有更豐富的表達空間

  職場劇容易陷入一個創作誤區,就是以俊男美女吸引觀眾眼球,讓職場淪為談情說愛的背景板,“掛職場戲的羊頭”卻“賣愛情戲的狗肉”。然而在現實生活中,“羅曼蒂克”并不容易發生,在職場里談戀愛甚至被認為是不專業的表現。

  當然,職場并不是沒有感情的。在職場里常見也更值得講述的,是傳道授業解惑的師生情,互相扶持激勵的友情,以及一同打拼奮斗的團隊情。在《平凡的榮耀》中,職場老將吳恪之與實習生孫弈秋之間的師生情成為一大看點。初入職場的孫奕秋備受質疑,而在共事的過程中,吳恪之逐漸發現孫弈秋的能力和實力,在他的言傳身教、悉心指導下,孫弈秋得以迅速成長,師徒逐漸默契,最終在公司面臨內憂外患的重要時刻,攜手挽救公司的聲譽。對于摒棄愛情線,純粹地呈現一個職場故事,呂行表示:“我們之前看到過很多的電視劇作品,把愛情線變成了核心的故事線,包括把男女主能不能在一起變成核心懸念。這樣有時候會跟觀眾的心理預期,或者跟一些電視劇所標榜的‘職場劇’有所差距。”

  在中國電視藝術委員會主任編輯趙聰看來,職場劇中應謹慎談“愛”:“職場是專業的、嚴謹的、鮮活的,是實現事業理想的平臺,也是人與人的關系叢林,職場有著更為豐富和更有價值的敘事空間。”以《平凡的榮耀》為代表的職場劇,摒棄或減少愛情戲,把敘事焦點真正還原到現實中的大眾生活,展現出職場劇對職業本身的尊重,進而贏得觀眾的口碑。

  值得一提的是,《平凡的榮耀》中的女性角色,不是為愛情而存在的“工具人”,也不是因愛情讓事業上升的“傻白甜”。蘭芊翊工作能力強又有主見,一邊克服著 幸運飛艇 職場中的性別歧視,一邊展現著自己的聰明才干;高級經理人余雯麗為在家庭和工作之間尋求平衡,付出了更多艱辛,成為當下眾多職場中年女性的真實寫照。

  聚焦小人物的奮斗心路 書寫有溫度的職場故事

  “職場劇不僅僅是在講職場,而是以某一個 球版 職業或者行業為切口,洞察更廣泛、深刻的現實世界。”中國傳媒大學戲劇影視學院青年教師王婧說道。一部 明星三缺一 好的職場劇,在創作上必然要遵循現實主義的手法和脈絡,不僅僅是滿足于關切現實生活、展現社會生態和多元環境,其更寶貴的價值在于傳遞時代聲音,發掘和反映人們共同的人性追求,讓觀眾在找到共鳴的同時,得到可以借鑒的經驗思維。

  《在一起》以細膩的筆法還原了年初新冠肺炎疫情下的集體記憶,塑造出齊心協力抗擊疫情的平民英雄群像,從抗疫一線的醫生、護士到每一個普通人,都能從中找到自己生活的寫照;《平凡的榮耀》講述普通人遭遇的生活挫折與職場迷思,在一樁樁故事和考驗中,書寫當代職場中的人心和人性,對職場欺凌、合同違約、酒桌文化、性別歧視等問題針砭時弊;《安家》從房產中介這一職業切入,在講述中介們幫助客戶買房、賣房、租房的過程中,呈現出性格不同、價值觀迥異的職場人物群像,反映出當下激烈的職場競爭、原生家庭的影響等與現實生活息息相關的話題。

  對于新時期的電視劇創作而言,職場劇因其現實主義屬性,得以透視出豐富的社會圖景,也常常能引起大眾更廣泛的關注。《平凡的榮耀》等劇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精品職場劇的一次創作示范,將專業性、情感普遍性和社會現實性有機融合。劇作以貼近現實的鏡頭去展現不同身份、不同資歷職場人共同的辛酸與拼搏精神,構造出有溫度的故事內核。劇中吳恪之、孫弈秋兩位主角,與現實職場中成千上萬的年輕人一樣,努力拼搏,奮勇向前,不僅讓觀眾產生共情,同時也折射出新時代背后的人文情懷。這樣的優秀作品可以為下一階段的職場題材影視作品創作提供更豐富的有益啟示。

  《光明日報》( 2020年10月19日 09版)

[
責編:張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