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陣歡樂城賺錢怎麼贏】 諜戰劇《勝算》如何“勝算” _鬥陣歡樂城官方網站

<!–enpproperty 341898412020-09-16 03:15:31.0諜戰劇《勝算》如何“勝算”諜戰劇24108光明日報光明日報/enpproperty–>

  【見仁見智】

  作者:康秋潔(中國傳媒大學傳播研究院講師)

  諜戰劇作為重要的影視劇題材,長期深受觀眾的喜愛,諜戰劇立足于革命歷史,是大眾對于那段獨特歷史時期的回望,更是對堅守大無畏精神的革命者的致敬。近期,由程琳編劇,殷飛執導,柳云龍監制并主鬥陣歡樂城的電視劇《勝算》在諜戰劇的 娛樂城 創新突破上做了有益的嘗試,該劇著眼世界格局,突出表現了共產黨隱蔽戰線特工人員唐飛在獲取情報、營救戰友等任務執行中如何深謀遠慮地影響世界戰場的走勢;在宏大題材之下,該劇融入喜劇元素,打破扁平式人物光環,諸多角色都擁有了豐富的人性。

  諜戰劇作為影 鬥陣歡樂城 視領域的熱門劇種,近年來不乏優秀作品,柳云龍作為長期深耕諜戰劇的創作者,《暗算》《風箏》等作品為其贏得大批追隨者。經過長期的發展,諜戰劇在故事模式、人物形象以及主旨立意上都不斷豐富,成為一個較為成熟的類型。因此,諜戰劇要想有所新意并非易事。《勝算》則跳出了諜戰劇的“舒適圈”,并未一味追求緊張感,這是一種創新也是一種冒險,會對觀眾的觀劇體驗帶來挑戰,試圖找回以往諜戰劇觀劇感受的觀眾可能會感到不盡如人意。代號“瓦吉姆”的中國共產黨員唐飛,潛伏在日偽警察局,身負一份難有勝算的任務——聯合蘇聯遠東情報局執行“穆丹烏拉”計劃行動,阻斷日軍北進,而唐飛所處職位平平,說話“磕巴”,與其他電視劇中風流倜儻的“精英”人物形象不同。 幸運飛艇 以往常見長靴大衣,按門鈴的手指果斷用力,被“一身筆挺”撐起來的精英形象在《勝算》里只維持了一秒鐘,在下一秒就“原形畢露”。唐飛一出場,帶給觀眾的是一股“憨憨”的氣息,喜感的東北方言、毛茸茸的耳包造型,一個不那么靠譜的警察遇到一個小流氓,在短短不到三集的戲份里,唐飛就集齊了挨揍、電刑、老虎凳的“受難三連擊”,這樣一個看似膽小怕事、阿諛奉承的小人物,在上司面前投其所好、唯命是從,渾身散發出缺乏“戰斗力”的喜感,多了諜戰劇不常見的幽默感,也給觀眾帶來了新鮮感。

  《勝算》主創拋開了完美人設,無論是主角唐飛略顯笨拙的結巴還是方廳長幽默圓滑的調侃,這群略帶喜感的小人物,讓劇作整體充滿著落地且真實的生氣,延續著諜戰劇的英雄形象從“神”到“人”的回歸,并進一步由高高在上的“精英”落地到職場“小人物”。他們身處危險棋局,一有不慎滿盤皆輸,憑借堅定不移的信念,在面對屢屢受挫、戰友犧牲的艱難處境下,毅然負重前行,成功完成任務,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作出的重大貢獻,也贏得了無限的光輝和敬意。同時,對于反面形象而言,也塑 開心鬥一番 造了有真實感的人,次要人物在劇中也同樣栩栩如生。劇中唐飛的可怕對手,是始終咬定唐飛不動搖的保安局局長福原,他敏感多疑、計謀不斷,同時急功近利,急于通過效忠來換取肯定和尊重。

  《勝算》故事背景外延至二戰時期蘇聯遠東戰場,放眼世界格局,在這次力圖扭轉世界戰爭局勢的國際行動中,以唐飛為主的中共黨員,置身險境,與蘇共黨員共同面對極難的任務,中、蘇在面對革命事業時共同為實現勝算無幾的目標的合作與無畏,提升了這部劇的價值,表現了中共情工人員在置身錯綜復雜環境的情況下,憑借過硬的斗爭本領、敢于犧牲直面困境的堅定信仰,更表現了在反法西斯戰爭的過程中,沒有國籍之分,為了世界 明星三缺一 的和平與幸福,世界人民都作出共同的抉擇。

  《光明日報》( 2020年09月16日 15版)


球版

[
責編:袁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