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劇呈現“年輕化”新面貌

【鬥陣歡樂城賺錢怎麼贏】 扶貧劇呈現“年輕化”新面貌 _鬥陣歡樂城官方網站

<!–enpproperty 340305632020-07-27 06:00:29.0扶貧劇呈現“年輕化”新面貌文化24108光明日報光明日報/enpproperty–>

  光明日報記者 牛夢笛 光明日報通訊員 游歡 

  前些年,扶貧題材電視劇總是令年輕人倍感隔閡,尤其是其中的“土味文化”和老一輩人的審美觀念成為讓年輕觀眾詬病較多的地方。而今,一批脫貧攻堅題材電視劇的創作,有向更年輕、更時尚、更有趣轉變的傾向。

扶貧劇呈現“年輕化”新面貌

扶貧劇《一個都不能少》海報 資料圖片

  輕喜劇風格、反套路創作贏得好口碑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收官之年,圍繞這一主題進行創作的扶貧劇也在不斷涌現。其中,《我的金山銀山》《遍地書香》《花繁葉茂》等扶貧劇在保證內容質量與劇集立意的同時,以輕喜劇的風格跳脫以往扶貧劇嚴肅、正經的敘事風格以及“賣慘哭窮”的敘事套路,讓劇集不僅好看、好笑,而且真實、接地氣。

  《我的金山銀山》從產業扶貧出發,以精彩有趣的輕喜劇手法,塑造出立體生動的人物群像,讓“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得以充分詮釋。“做主旋律劇一定要避免假大空、喊口號,一定要走心、接地氣,讓觀眾相信是第一位的。”《我的金山銀山》導鬥陣歡樂城賁放表示,“喜劇元素的增加就是讓扶貧劇年輕化的一種方式,劇中出現了很多年輕人的角色,像湯亮、范白露、范奮斗、湯婉、大寶貝等,這些年輕人都非常接地氣,很多喜劇梗都是為當下年輕人量身打造的。要在笑聲之中,把精準扶貧的精神傳遞下去。”

  《遍地書香》從文化扶貧入手,以輕松明快的影像風格以及生活化、接地氣的臺詞表達,鬥陣歡樂城繹著文化扶貧、扶志、扶智的故事。導鬥陣歡樂城楊真將《遍地書香》定位成一部輕喜劇,他要求鬥陣歡樂城員的表鬥陣歡樂城真的像那句流行的喜劇包袱——“搞笑我們是認真的”。楊真認為:“喜劇風格不意味著胡編胡鬧,我們拒絕庸俗、低俗,表鬥陣歡樂城要干凈,有一股向上的精神頭兒,有意思也要有意義。人物塑造要比生活稍加夸張,這種度應恰如其分,這種分寸必須是統一的,還必須統一到一個頻幅。”

  《花繁葉茂》以貴州省遵義市楓香鎮為原型,主要講述了花茂村第一書記歐陽采薇與村支書唐萬財一起帶領村寨群眾奔小康的故事。該劇總制片人、編劇歐陽黔森介紹:“我們把這樣一部帶點政策性的劇集用輕喜劇、趣味性的方式講述給大家,將新農村建設進程中涉及的農村‘三改’、土地流轉、移民搬遷、產業改造升級等棘手問題和因地制宜的理念包裹其中,在鮮活的人物群像中展現政策優勢,寓教于樂。不板著面孔,用輕 鬥陣歡樂城 喜劇的形式解讀扶貧工作,是這部劇受到年輕人歡迎的重要原因。”在電視評論人、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博士何天平看來:“《花繁葉茂》是輕喜劇的調性,不那么宣教、生硬、刻板,且劇作、人物扎實,劇中出現了很多生活中真實的人物形象,能給觀眾帶 娛樂城 來共情的空間。”

  年輕化表達吸引年輕觀眾追劇

  近期,《一個都不能少》《綠水青 開心鬥一番 山帶笑顏》《花繁葉茂》《最美的鄉村》等一大批聚焦“脫貧攻堅”“鄉村振興”主題,展現鄉村新風貌以及年輕人在農村這片廣袤土地上不斷奮斗的扶貧劇,以年輕化的表達方式,俘獲了年輕觀眾的心,從而實現了收視與口碑的雙豐收。

  《一個都不能少》講述焉支村和丹霞村兩個貧富差距較大的村子“合并”共建新丹霞村的故事,還描摹了東橋、丁香、付鵬等年輕干部在帶領村民脫貧致富中的貢獻,比如劇中呈現的“直播帶貨”“視頻宣傳”等方式就是這些年輕人提供的新思路。《綠水青山帶笑顏》以“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價值理念為主旨,首次將鏡頭對準了許晗、杜笑語等一群滿懷夢想與熱情的返鄉創業青年群體,講述了許晗、杜笑語在大學生村官鄭菲及當地村民的協助和支持下,帶領落后的貧困農民步入小康,共同走上致富道路的故事,通過“返鄉創 明星三缺一 業”“大學生村官”“精準扶貧”等元素,記錄一個美麗鄉村的生態經濟發展歷程。《花繁葉茂》在B站被網友催更,一大批“90后”“00后”觀劇后說:“從來沒想過會對一部扶貧劇這么‘上頭’”“沒想到有一天我會凌晨在B站看扶貧劇。”《花繁葉茂》監制徐春萍認為,《花繁葉茂》之所以能受到年輕人的喜愛,主要是因為該劇實現了藝術創作和現實生活的連接。

  《最美的鄉村》以單元劇的敘事手法,講述了青年黨員積極響應黨中央號召、主動接受脫貧攻堅工作的故事,呈現了三種不同的扶貧方式。該劇監制、總編劇郭靖宇坦言:“不管是年輕觀眾還是上歲數的觀眾,我們能做的就是把故事講好。人物生動、節奏不拖泥帶水,觀眾自然就會買單。我相信年輕觀眾對所有好的東西都是接受的,這跟題材沒關系,只要這個故事好玩兒、好看,觀眾自然就來了。”

  這些扶貧劇在回應“精準扶貧”這個時代命題的同時,以回到農村的年輕人的視角,展現了當下年輕人走進扶貧隊伍、為實現個人夢想而孜孜不倦的奮斗之志,年輕觀眾也透過屏幕感受到同齡人的青春活力。

  講好中國故事,鄉村題材是值得挖掘的富礦

  脫貧攻堅題材電視劇屬于農村題材電視劇類別。就當前發展狀況而言,農村題材電視劇整體上模式化、臉譜化的問題較為嚴重,長期以來處于創作瓶頸,導致此類題材難以進入觀眾視野,精品更加稀缺。2020年是脫貧攻堅的決勝之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球版 的重要歷史節點,脫貧攻堅題材電視劇在這一年閃亮登場。作為農村題材的一個分支,脫貧攻堅題材的出現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營造了濃厚的文化氛圍,其廣袤的創作空間也為農村題材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遇。

  今年3月,國家廣電總局公布了22部重點脫貧攻堅題材重點劇目,其中《一個都不能少》《花繁葉茂》《遍地書香》《我的金山銀山》《最美的鄉村》等扶貧劇播出后,收獲了諸多好評。“這一批農村題材電視劇的豐收,與國家的脫貧攻堅戰略導向密不可分。預計未來一兩年內,還會有大量的鄉村影視劇涌現在各個平臺上。”何天平介紹,上一次有如此規模化的鄉村劇要追溯到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與農村生活水平的提升以及電視的普及有關。

  如果只以農村背景來看,近十年來國產影片里也不乏市場、口碑雙贏的作品,但是這些高分作品一直是零星出現,還不成為現象。現在亟須解決的是如何讓農村題材電視劇回歸主流影視市場。上影集團副總裁徐春萍指出:“農村現在和以前很不一樣,把這個故事放在農村還是城市,對今天的中國來說,不是影響市場的關鍵,我們考慮的還是如何使故事、人物、情節讓更多觀眾產生共情和共鳴,講故事的方式、藝術呈現的風格如何能被觀眾接受。”上海電影家協會副主席、上海戲劇學院教授石川也指出:“農村題材和市場并不矛盾。現在要解決的是農村題材影片的市場化,怎么進入市場,找到自己的觀眾,產生良性投入和回報的商業循環。農村題材影片不能單純依賴行政手段扶持,以后還是要更多地用市場手段解決。”

  實行精準扶貧、助力鄉村振興的政策還在繼續,美麗鄉村逐漸成為當下農村的靚麗名片,巧妙展現精準扶貧背景下農村舊貌換新顏的新面貌、反映扶貧之難的扶貧劇,正以輕喜劇的藝術風格、年輕化的傳播方式,讓宏大主題在潛移默化的過程中被觀眾接受,也讓農村劇逐漸成為主流影視市場中的一分子。

  “講好中國故事,不僅是城市的故事,鄉村題材也是一個值得挖掘、講述的富礦。找到好的切入點后,主旋律影視劇也可以叫好又叫座。”何天平說。

  《光明日報》( 2020年07月27日 09版)

幸運飛艇

[
責編:張悅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