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陣歡樂城賺錢怎麼贏】 國產穿越劇“2.0時代”來了嗎? _鬥陣歡樂城官方網站

<!–enpproperty 340252182020-07-24 09:46:09.0國產穿越劇“2.0時代”來了嗎?穿越,閉環結構,構建作用,越劇,陳芊芊27516影視電視資訊/enpproperty–>

  阿甘

  最近,有兩部小成本網劇《傳聞中的陳芊芊》和《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大放異彩,獲得了人氣與口碑的雙豐收。乍一看,這兩部劇集的題材、風格彼此大相徑庭,卻無獨有偶都采用了“穿越”的手法來架構敘事。說起來,“穿越”的形式在劇集創作中早已不是新概念。早先如《尋秦記》《穿越時空的愛戀》等劇中,“穿越”便已出現;而后,“穿越”隨《神話》《宮鎖心玉》《步步驚心》等劇集大熱起來;及至近年網絡劇集蓬勃發展,“穿越”的手法更是被廣泛應用,爆款劇《太子妃升職記》《慶余年》《想見你》等都涉及“穿越”。相比以上這些僅僅把“穿越”作為故事引子的劇集,在《傳聞中的陳芊芊》和《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兩部網劇中,可以明顯看出“穿越”對敘事的參與和構建作用大大加深。而它們的廣受關注,似乎也把一個問題拋給了我們:

  《傳聞中的陳芊芊》:無厘頭風格下的自我拆解

  在《傳聞中的陳芊芊》(以下稱《陳芊芊》)開播之初,幾乎沒有人會相信這部一望即知是小制作的網劇即將成為最大的爆款。可是《陳芊芊》平地乍起、一炮而紅,播出期間持續霸占各類榜單前列。表面上,《陳芊芊》令觀眾入坑的點在于無厘頭歡脫搞笑的風格使人忍俊不禁;但輕松解壓的背后,“編劇卡在自己寫的劇情里”的“穿越”設定,并不是以往簡單的“穿書”梗,而是重度參與劇情流動的新穎構思。

  在《陳芊芊》里,十八線小編劇意外掉進自己寫的劇本中,附身于原本只能活3集的女配角陳芊芊身上。因為是“穿越”而來,陳芊芊了解整個故事的脈絡和走向,她改變了自己早早中毒身亡的命運;但為了能夠走出劇本回歸現實,她又不得不努力促使劇情走到自己原本設定的結局。于是,全劇的核心戲劇沖突產生了:陳芊芊的存活實際上已經改動了原有劇情線的前提要素,她越是用力地推進情節向初始設計靠攏,越是在不斷加劇自己活命和預設大結局間不可調和的矛盾與撕裂。陳芊芊“穿越”后的“逆天改命”,讓情節圍繞著既定主線生發出全新的前進方向。在這有如游戲刷副本導出多樣結局的結構中,“穿越”不再僅僅是作為故事起點的載入把手,在每一個關鍵節點,“穿越”都在助推著新的敘事時空的形成、完成著對套路性的既定敘事線的自我拆解作用。

  同時,陳芊芊的編劇身份,還讓這次“穿越”夾帶了更多的“私貨”。劇中女尊男卑的“花垣城”和男尊女卑的“玄虎城”兩相對立,在穿越題材一向偏重的女性視角內, 開心鬥一番 引入了更多兩性話題的討論;女主角組建的話本先生編劇智囊團,則辛辣地對甲方要求、帶資進組等創作亂象進行諷刺和自嘲。此外,編劇的“穿越”,讓“我的劇情我做主”的開金手指行為也有了一定的合理性,多少彌補了一些劇集后期強行發糖的短板。故而雖有瑕疵,但顯然并非毫無思考的《陳芊芊》還是贏得了觀眾的喜愛。

  《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真誠外的“主動”突破

  相比《陳芊芊》的異軍突起,《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以下稱《朋友》)則是悶聲拿高分的案例。劇集播出前期的熱度一般,但總體穩扎穩打,在評分網站豆瓣上開分8. 鬥陣歡樂城 5,并全程保持8以上的高評分,口碑之好不可謂不驚人。《朋友》一劇帶給觀眾的直接觀感是踏實真誠的創作態度,如果再細挖一點,我們還會發現,劇集借助“穿越”在主動嘗試做出一些突破。

  《朋友》講述了成長在單親家庭的少女李進步穿越回20年前,參與母親的少女時代,最終實現兩代和解的故事。不同于其他青春劇集的“小清新”風格,被戲稱為“東北版《請回答1988》”的《朋友》,將故事背景放置在了東北小鎮鐵原,小鎮落后、原始的風貌為劇集增加了青春題材中難得的粗糲與真實的質感,“大碴子”味十足的東北話臺詞亦令情節節奏歡快、自帶喜感。同時,以“穿越”勾連代際關系、探討親子和解的主題,無論從“穿越”還是青春的角度橫向對標,也都算不俗的切入點。

  而《朋友》一劇更亮眼之處,還在于創作出了“穿越”后的行為具有極強主動性的少女李進步。或許李進步放在青春劇里并非十分出挑的人物,但疊加“穿越”的因子后,整個角色的塑造便有了特別的可愛之處。通常在劇集中,主人公一旦完成“穿越”,行為邏輯都顯得偏于被動。即便前文所述的《陳芊芊》中,女主角是手握決定故事全局發展大權的編劇,大體上也是跟隨著既有主線在順勢而為。但李進步的人物設計則非常主動,她的“穿越”雖然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被動觸發的,但在回到20年前母親的青春時代之后,其每一步的動作都帶著很強的目的性和自主意識。恰恰是李進步“穿越”后一個個能動的行為,串聯起全劇的核心人物關系,推動著情節向前發展。而角色在劇中表現出的情感觀,也比同類題材的常規設計更積極向上。李進步回到過去后,面對種種“已然”的歷史,雖有猶疑卻從沒畏懼,她敢于大方地選擇愛情、不懈地督促母親做出改變。那份樂觀勇敢的精神氣質,大異于普通的“穿越”主角,讓人物顯得格外有生氣和力量感。這大概也正是《朋友》最吸引人的地方。

  穿越2.0?進階仍舊任重道遠

  不過,《陳芊芊》與《朋友》中“穿越”參與敘事所帶來的驚喜,是否意味著國產穿越劇集將很快迎來嶄新的2.0時代呢?想要對這個問題給出令人滿意的答案,恐怕創作者們還要攻克“穿越”中一個最大的難關。

  眾所周知,“穿越”的發生勢必在敘事線中引發時空的漩渦;而涉及到時間和空間的架構,則需要有極其扎實且深入的科學與哲學理論體系作為依托。好的“穿越”故事,構筑于能夠自洽的時空邏輯之上,這看不見的基座,是一個要對大量信息進行精密加工設計的復雜系統,也是對創作立意要求最高、需要花費最多氣力投入之處。但實際操作中,由于創作者自身水平有限,或是制作成本低、周期短等現實因素,這又往往是國產穿越劇比較欠缺的一點。此前很多劇集中,“穿越”只能作為撬動敘事的起始支點而無法在情節中發揮更重要的作用,根本原因就是對于時空處理能力的不足。

  而國產“穿越”劇集若意欲向2.0階段邁進,或許可以試著從兩個角度采取行動。其中一個方向,是“穿越”搭載的劇集題材的升級。鑒于“穿越”本身是一個在時空建構上耗費信息量的劇情設計,因而出現了“穿越”的劇集通常會選擇較為輕巧、無需再做太多其他內容疊加的故事題材,最常見的便是青春愛情一類。即使如年初的熱門臺劇《想見你》,其復合螺旋式的時空閉環也是設計在相對容易駕馭的校園愛情題材范疇之內。然而“穿越”產生的多重時空,自然而然會形成信息差,此種信息的不對等是非常適合加以利用、制造懸念的。因此懸疑犯罪類劇集是“穿越”搭載題材類型擴容的很好選擇,近期的韓劇《365:逆轉命運的1年》便是頗佳的參考范例。除此,“穿越”的時空漩渦本質上也是帶有科幻意義的命題,向更難、更新的科幻劇集題材探索,也應該是“穿越”發展的題中之義。

  另外一個進階角度,是“穿越”自 娛樂城 身的方向性和多個時空間的相互關系。現階段劇集中的“穿越”,大部分是退回“過去”,哪怕是“穿越”進小說或劇本,也幾乎都是古代架空的背景。之所以有如此現象,是因為目前“穿越”的創作思維是收縮性的,創作者是在自己的舒適圈中挑選素材,“穿越”到達的時空相對于“現在”是已知的,主人公“穿越”后多半也還會返回現在的時空,即故事的起點就是故事的終點。這種簡單的閉環結構,其實浪費了“穿越”在呈現未來的、未知的異世界,以及創造平行宇宙上的可能性。以開放性的思維考慮,“穿越”為何不能是進入不曾存在過的想象時空的跳板?主人公又為何不能通過“穿越”改變現狀、創造新的歷史呢?“穿越”在此層面的探討,已有很多電影作品試水,劇集創作完全可以跟上。只要能跳脫桎梏、挑戰自我,相信天高任鳥飛的“新穿越”一定會離我們越來越近。


明星三缺一

球版

[
幸運飛艇 責編:張曉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