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陣歡樂城賺錢怎麼贏】 《新世界》:京味劇的新扛鼎之作 _鬥陣歡樂城官方網站

<!–en 幸運飛艇 pproperty 335263762020-02-05 11:10:49.0《新世界》:京味劇的新扛鼎之作新世界,小人物,類型劇,老北京,京味劇27516影視電視資訊/enpproperty–>

  熱播中的電視劇《新世界》,以北平和平解放前夕為背景,表現京城三位異性兄弟在面臨新舊交替的歷史關頭,遭遇的沖擊、影響、選擇和改變。孫紅雷、張魯一、尹昉、萬茜、李純、胡靜、秦漢一干不同年齡段的實力鬥陣歡樂城員,將京城各色人物鬥陣歡樂城繹得活色生香;胡同、四合院、監獄、派出所、天橋、珠市口、白紙坊把老北京的地方特色表現得惟妙惟肖;城墻邊的駱駝、胡同里的冰糖葫蘆、大街上的黃包車,更是讓舊都城有了濃濃的煙火味。“老北京”的里里外外,在這部電視劇中都得到了充分呈現,堪為新世紀以來“京味電視劇”的扛鼎之作表鬥陣歡樂城、化妝、攝影、美術、音樂、錄音、剪輯,方方面面精益求精,長長的篇幅卻很少茍且,可以說都體現了國產電視劇難得的精致,從制作方面來看,完全可以稱得上是百里挑一的上乘之作,甚至超過了大多數院線電影的水準。

  當然,電視劇更值得一說的,是其藝術構思的獨特視角。北平解放,在影視作品中已經司空見慣。從《北平無 球版 戰事》到最近的《決勝時刻》都是同樣的題材,《我和我的祖國》第一段,也是天安門升旗的故事。但是,《新世界》沒有像這些作品那樣,直接進入國共高層人物,也沒有直接進入核心的政治事件,“黎明之前”只是提供了一個“超常”的時代背景,我們看到的一群“小人物”被裹挾到這一大背景之中,他們所經歷的變故、所做出的選擇,表現老北京人的生活慣性、價值觀念所面臨的沖擊和危機,真正講述了“大時代與小人物”的故事。也許,孫紅雷扮鬥陣歡樂城的京師監獄的獄長,從身份上來說,似乎不是小人物,但是他與政治高層之間其實也是隔著千山萬水,以至于當他見到老奸巨猾的沈世昌的時候,才會以為終于見到了“局氣”的高人。而鐵林,盡管誤打誤撞地當上了保密局的組長、處長,但柳爺也罷、馮清波也罷,從來都視他為不值一提的螻蟻;尹昉扮鬥陣歡樂城的徐天,更是一個派出所普普通通的小警察……但恰恰是這樣一群遠離政治核心的人物,在女共產黨人田丹的影響下,在政治大勢的變化中,最終感受到了歷史的大潮流,最終有的走向了燦爛的明天,有的成為舊時代的殉葬品,有的成為新舊交替的犧牲者。從這個角度上來說,電視劇一方面表現出小人物在大時代中隨風飄落、無能為力的命運感,從而具有某種悲天憫人的審美意義;另一方面也表現出小人物在大時代別無選擇的人生軌跡和道路,從而體現歷史變化的必然規律。老北京必將成為新世界的主題,被表達得更加意味深長。

  正因為這種視角,電視劇并不是一般的家族劇、市井劇,而是采用了一種類型劇的創作手法。三兄弟的設計,為故事鋪開了情感基礎;田丹的出現,成為一種攪動格局的象征動力;馮青波與柳爺,構成巨大的反派力量;沈世昌則成為下大棋的幕后推手;而短短的幾天時間構成了故事的時間壓力;京師監獄則成為所有事件的核心場所。當所有的人物功能、時間限定、空間舞臺確定之后,電視劇就用一個一個的懸念、一個一個的事件、一個一個的翻轉,構成了跌宕起伏、一波三折、出人意料的故事段落。類似 明星三缺一 徐天劫獄、三方一起殺馮清波、派出所對峙等等段落,可以說都既是戲劇高潮又是人物情感的爆發點。許多觀眾甚至評論說,看出了“美劇”的緊湊、精致和機巧的味道。其實,這并非是“美劇”專有,無非是本劇體現了強戲劇性的一般規律。雖然大情節的設定未必完全經得住最合理的推敲,但在設定之后的推動過程上,本劇可以說做到了絲絲入扣、扣人心弦。

  不過,雖然是一部強戲劇性的類型劇,但本劇卻是一部中國式的類型劇。其長度遠遠超出同樣類型的美劇,幾天時間、有限的事件,卻有數十集的長度,對于渴望情節結果的觀眾來說,無疑是很難滿足其如饑似渴的迫切要求,這也使得部分觀眾多 開心鬥一番 少覺得電視劇的節奏有些緩慢、時間的推進速度不夠快。但另外一些觀眾,卻感受到另外一種超出類型劇的滿足。比如,電視劇中各種市井風俗、人情世故,甚至那些街頭巷尾的路人、商販,都充滿了老北京的生活氣息。特別是劇中一些邊緣人物、串場人物,也有了表現的機會,給大家留下深刻的印 鬥陣歡樂城 象。比如警察燕三、小獄警十七、地痞小耳朵……個個生動形象,構成了一幅 娛樂城 老舍《茶館》中的多樣性和豐富性。從這個意義上說,這部類型劇,又是一部具有現實主義風格的情節類型劇。當然,相對來說,田丹的形象,在本劇中有些過于理想化和概念化,這一方面是她角色的象征性使然,另一方面也是創作者故意使其脫離老北京的市井氣的有意拔高。至于這樣做的效果,不同的觀眾也會有不同的評價。

  以小人物書寫大時代,用老北平呼喚新世界,用現實主義豐富類型劇,塑造了一眾大背景下形形色色的北京人,加上藝術上的考究、制作上的精良,都使《新世界》成為國產電視劇難得的佳作,也為遭受疫情肆虐的現實帶來了某種藝術的慰藉。(尹鴻)

[ 責編:楊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