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陣歡樂城賺錢怎麼贏】 熒屏留學返鄉潮折射身邊的精彩 _鬥陣歡樂城官方網站

<!–enpproperty 333685252019-12-03 03:14:56.0熒屏留學返鄉潮折射身邊的精彩返鄉潮24108光明日報光明日報/enpproperty–>

  【文化評析】  

  作者:崔莉(中華女子學院文化傳播學院教授)

  與時代相伴同行,與祖國發展同頻共振,是近年來文藝創作的鮮明特點。最近正在熱播的電視劇《鱷魚與牙簽鳥》,聚焦“95后”留學生這一新青年群像,展現他們漂洋過海求學深造、學成后歸國創業的故事。劇中主人公對祖國的熱愛、對理想的追求,正好契合當下年輕人的所思所想, 明星三缺一 在觀眾中引發了強烈共鳴。

  這并不是個例。近年來《黃大年》《奔騰年代》《山月不知心底事》等聚焦中國留學生歸來報效祖國故事的電視劇集中涌現,在熒屏上掀起了一股留學“返鄉潮”。這一創作風向背后的社會意義和文化價值值得探尋。

  我國出國留學規模一直呈增長態勢,隨著全球化趨勢不斷深化,留學群體仍在持續擴大。他們在跨文化語境中經歷的文化沖突和心路歷程,為電視劇提供了天然的戲劇張力和故事素材。從20世紀90年代的《北京人在紐約》《上海人在東京》,到21世紀初的《別了,溫哥華》《小留學生》,再到近期的《陪讀媽媽》《帶著爸爸去留學》《鱷魚與牙簽鳥》,留學一直是電視劇熱衷表現的內容。

  然而,同是留學題材,不同時代背景下創作的作品,主人公的出國訴求和人生理想卻存在本質不同。在《北京人在紐約》《上海人在東京》中,王起明、祝月的人生選擇彰顯了20世紀八九十年代青年留學群體的核心追求——去海外淘金。而到了21世紀第2個十年,國際大環境和我們國家的綜合國力與當年迥然不同。作為互聯網背景下成長起來的一代人,80后、90后乃至95后具有更廣闊的人生視角,更多元的學術態度,“回國”成了他們最酷的人生選擇。

  據統計,2018年有超過80%的人學成后選擇回國發展,年度回國人數52萬。國家重點項目學科帶頭人中超過七成是海歸人才,84%的中國科學院院士、75%的中國工程院院士、80%的國家863計劃首席科學家,都有過出國留學或海外工作經歷。留學“返鄉潮”已然成勢,個人與祖國的關系變得更加復雜多元,返鄉也因為包容了更多社會因素和人文情懷,成為具有豐富內涵和外延的創作富礦。當代影視工作者敏銳地捕捉到這一社會發展動向背后蘊藏的藝術潛力,深入生活,挖掘現實,使近年來涌現的作品既秉承了情感感召和價值引領的歷史使命,又融入了嶄新的時代精神,增添了積極溫暖的人生底蘊。

  返鄉歸國可被視為具有象征意義的主體行為,表現人物對主流價值的認同和堅守。如果能將這種認同與堅守由個人意志上升為群體意識,則不失為電視劇作品實現文化引領的一種有效途徑。一些創作者掌握了這一秘訣,充分發揮受眾心靈共鳴對社會思想認同的建構作用,通過豐富細膩的情感刻畫、引人入勝的情 開心鬥一番 境營造拉近觀眾與人物之間的心理距離,讓觀眾通過共情理解人物心理,進而與人物達成價值共識。

娛樂城   以《鱷魚與牙簽鳥》為例,作品開篇兩位主人公就圍繞“為什么留學”“什么是出國”進行了 幸運飛艇 討論。創作者沒有唱高調或刻意煽情,而是以年輕人的視角切入,用樸實的語言將觀點娓娓道來。男主人公周爾文的話說得實在:“因為知識就是力量,知識指引我走向更遠的地方,沖破無知的邊界,你只有站得更高,才知道自己的渺小,就不會像普通人一樣被世俗困擾,被無知的貪戀捆綁,最終才能走向人生的最高境界。”隨著劇情的發展,對出國目的逐漸清晰的女主人公李南恩,坦言自己的生日愿望是“早日回國成就一番事業”。在一種清新細膩的藝術意境中,兩位主人公的話真摯可感,與百姓日常情感體驗、行為選擇的內在驅動力產生共鳴。這種充滿情感溫度和生活質感的設置正好實現了積極價值觀念的凝聚。

  對家園故土的熱愛與守望既是召喚留學生“歸來”的動力,也是鼓舞電視劇工作者“前行”的力量。心向祖國,矢志奮斗。相信使命在肩的電視藝術工作者在發揚優秀創作傳統的同時,定能不斷開拓創作視野,展現更多青年海歸的出彩人生 球版

  《 鬥陣歡樂城 光明日報》( 2019年12月03日 02版)

[ 責編:孫宗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