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孩子》:鄉愁是一種人生滋味

【鬥陣歡樂城賺錢怎麼贏】 《國家孩子》:鄉愁是一種人生滋味 _鬥陣歡樂城官方網站

<!–enpproperty 333147342019-11-13 05:29:59.0《國家孩子》:鄉愁是一種人生滋味文化24108光 開心鬥一番 明日報光明日報/enpproperty–>

  作者:李躍森(《中國電視》執行主編)

  電視劇《國家孩子》講述的是三千名上海孤兒在內蒙古長大成人的故事。這些孤兒被稱為“國家孩子”。與以往同類題材的作品相比,《國家孩子》立意更深,格局更大, 鬥陣歡樂城 不僅寫出了國家、人民對孤兒的關愛——如何改變了他們的命運,而且寫出了主人公們如何將個人追求融入國家、民族的命運之中。

  《國家孩子》集中描繪了朝魯、通嘎拉嘎、畢若水和阿騰花4個上海孤兒的成長道路,表現了他們從離開家鄉來到草原,到把草原真正當作家鄉這樣一段心路歷程。草原是他們的家,更是他們的精神家園,他們的靈魂之根就深扎在這里。那些與孤兒相依為命的阿爸、額吉用草原人民特有的方式疼愛他們,用自己的人生觀、價值觀影響他們:不能撒謊,不能出賣別人,養育之恩要報答,生育之苦也要報答。所以,這些孩子的性格中都帶有鮮明的草原民族印記:粗糲、剛烈而又含蓄、內斂。比如朝魯身上那種固執,他弄壞了公家的放映機,明明已經受了處分,還堅持要賠一個新的。阿騰花是全劇塑造得最成功的一個人物。她外表堅強,內心脆弱,好勝而又自私,心里始終有自己的一套想法,不管外界如何變化,也不愿意改 幸運飛艇 變自己。為過去的苦難她要求補償,不惜一切改變自己命運,強烈的自我保護意識其實源于心底的自卑。這是符合人物性格邏輯的。主創團隊透過阿騰花內心的糾結,真實地寫出了她如何走出心理的陰影,放下對家人的怨恨,用愛治愈傷痛,從而觸及觀眾心底最柔軟的那個地方。

《國家孩子》:鄉愁是一種人生滋味

  作為一部人物的心靈史,作品最突出的地方是在現實主義的創作態度中透露出一種人文關懷。主創團隊沒有把人物理想化,更沒有從道德上拔高人物,而是在人與環境的相互作用中描摹人的復雜性。每個人物都有自己的缺點,而且缺點并沒有隨著成長消失,成長的意義不是成為道德上的完人,而是成為更真實、更完整的人。故事快要結束時,朝魯仍然可以為放牧的草地拼命,畢若水仍舊擺脫不掉養母的控制,阿騰花依舊那么斤斤計較。這里,在人性的真實之中,寄寓了悲憫情懷,也暗示了救贖之路。

  這個故事能夠打動觀眾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其中浸透了鄉愁的味道。雖然每個孤兒回上海尋親時都抱著不同的心態,但實際上,他們心底都有著深入骨髓的鄉愁。所以,即便沒有親人,朝魯、通嘎拉嘎兄妹也要回上海看一看。內蒙古意味著鄉愁,上海也意味著鄉愁。孤兒們已經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朝魯還是魯小忠,是阿騰花還是黃小仙。小魚始終放不下那副羊拐,黃小仙在父母墳前擺放的,是內蒙古的水做的莜面窩窩。劇中反復出現的拉琴老人、憂傷的長調,也強化了鄉愁的意味,起到了深化主題的作用。整部作品情緒非常飽滿,但主創團隊沒有刻意煽情,而是在藝術上保持了一種節制,盡量避免情 球版 感的大開大合,不讓情緒的宣泄沖淡平實冷靜的敘事格調。正是這種節制,反而強化了作品的情感力量。

《國家孩子》:鄉愁是一種人生滋味

  特別值 明星三缺一 得肯定的是,主創團隊對“國家孩子”的表現沒有簡單停留在個人層面,而是將個人情感升華為對國家、民族的認同感,從對家的認同走向對國的認同。劇中,朝魯強烈要求加入民兵連,通嘎拉嘎渴望得到帶五角星的書包,都是出于歸屬的心理需求。畢若水違反養母的意志,毅然決定讓養父的遺體回到故鄉,也是出于歸屬的心理需求。朝魯賣羊絨掙了錢,自己的養老有保障了,孩子的未來不用發愁了,在這種情況下,由于歸屬感的缺失,他感到有些迷茫,也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他組織“國家孩子”到上海尋親。這些“國家孩子”無論如何也都回到了上海,尋找那一份失落的歸屬感,葉落歸根,其中也蘊含了中國傳統文化認祖歸宗的意味。這種始于歸屬終于認同的內心追求,貫穿于全部的情節之中,賦予作品以思想的深度。

  《光明日報》( 2019年11月13日 1 娛樂城 5版)

[ 責編:李伯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