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陣歡樂城賺錢怎麼贏】 斯諾眼中的中國革命 _鬥陣歡樂城官方網站

<!–en 娛樂城 pproperty 330228752019-07-24 06:00:0 幸運飛艇 5.0斯諾眼中的中國革命《紅星照耀中國》24108光明 明星三缺一 日報光明日報/enpproperty–>

  《紅星照耀中國》:

斯諾眼中的中國革命

作者:朱旭輝(天津工業大學人文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

  繼電影《十八洞村》《大路朝天》等主旋律電影力作近年斬獲華表獎后,峨影集團再次發力,以主旋律影片《紅星照耀中國》迎接新中國成立70周年。影片采用紀實風格的創作手法,從新聞記者的視角再現了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以探尋紅色中國為目的的陜北之行,用親身經歷回答了紅星為什么能夠照耀中國的疑惑與追問。

  電影《紅星照耀中國》改編于斯諾的同名紀實文學作品,講述了斯諾在1936年6月到10月,懷著“中國共產黨人究竟是什么樣的人”的好奇心與使命感,歷盡艱辛,沖破封鎖,一路西行,在陜北根據地實地采訪,通過與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徐海東等共產黨領導人交談和一路走來的親身體會,得出“紅星照耀中國,甚至還照耀世界”的歷史預言。

  從創作角度來講,該片之所以獲得成功,首先緣于創作者的初心。導鬥陣歡樂城王冀邢坦言,該片從醞釀 鬥陣歡樂城 到拍攝歷經30余年,在劇本創作、思想深度、現實語境沒有達到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從未輕易拍攝,也從未放棄夙愿,體現了藝術家的使命感與責任感。其次,是講好故事的匠心。作為革命歷史題材的影片,電影改編體裁為紀實文學作品,無疑增加了改編難度,導鬥陣歡樂城在忠實原著基礎上,以斯諾西行為敘事主線,采訪人物為敘事焦點,西行故事為敘事空間,以“點、線、面”的形式將整個故事貫穿起來,尊重史實,還原歷史,使改編與原著間互文性緊密結合。在創作風格上,影片將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結合形成詩意現實主義風格,歷史是影片的內核,詩意則是現實基礎上的理想升華與審美超越。尤其是結尾,毛澤東、斯諾穿越歷史時空來到天安門廣場,瞻仰人民英雄紀念碑,給影片增添詩意色彩與浪漫氣息,強化了影片的精神內涵和觀者的審美體驗。

  《紅星照耀中國》作為革命歷史題材影片,要讓人們銘記歷史,回憶過去,尋找文化空間與價值認同,需要面對當下現實語境中觀眾的精神需求與審美變遷。人物形象塑造不是臉譜化的肖像描寫,而是將人物的性格特質傳達出來。原著涉及人物較多,創作者在改編中刪繁就簡,重點對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宋慶齡、魯迅、張學良等人物進行了個性化塑造,對農民、紅軍戰士、少先隊員、國民黨官兵等特定形象進行群體刻畫,將每個人物刻畫成特定時代背景中的人物代表,這無形中拉近了主體人物與觀眾的距 開心鬥一番 離,在一定程度上創新了主旋律電影的敘述視角與表達方式。

  同時,隨著社會發展與時代變遷,人們的審美趣味也在不斷提升。《紅星照耀中國》一改主旋律電影對英雄人物塑造的固有創作模式,將關注焦點放在西方新聞記者斯諾身上,斯諾成為紅色中國的宣傳者和推介人,更容易讓今天的青年認清美好生活的本質,了解中國共產黨的成長歷程、建黨初心與歷史使命。對斯諾形象的塑造,建立在具體歷史背景和濃郁西北地域風格與歷史語境之中,火車、陜北村莊、窯洞、信天游、秧歌、黃土高原、山川地貌、金黃的稻谷地等民俗人情、人文景觀與場景環境結合,更容易將觀眾帶入特定歷史場景之中,為影片注入不同的歷史意蘊與精神內涵,成為我們實現審美體驗、獲取審美認知的有效途徑。

  優秀的電影作品總是在引發情感共鳴的同時,暗含“弦外之音”,引發對現實的關注與思考。在全國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的氛圍之下,重新認識、審視中國共產黨的初心與使命,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具有較強的時代價值與現實意義。作品在實現主旋律電影創新的同時,影片的戲劇沖突和懸念設置仍需進一步強化。如斯諾陜北 球版 之行可適當設置懸念,為斯諾突破層層封鎖進入蘇區設置一定的戲劇沖突,突出陜北之行的艱辛不易,增強影片的敘事張力。

  瑕不掩瑜,《紅星照耀中國》在遵循現實主義創作基礎上,有效把握歷史真實與藝術真實的關系,是在類型創新、藝術探索、觀照歷史、回應現實方面的用心之作,也是在繼承革命精神,傳播紅色文化,用品質堅守精神家園方面的積極探索與有益嘗試。

  《光明日報》( 2019年07月24日 15版)

[ 責編:張悅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