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盈代村》:新時代鄉村振興的生動教材

【鬥陣歡樂城賺錢怎麼贏】 《喜盈代村》:新時代鄉村振興的生動教材 _鬥陣歡樂城官方網站

<!–enpproperty 330073432019-07-18 04:15:05.0《喜盈代村》:新時代鄉村振興的生動教材鄉村振興,喜盈代村24108光明日報光明日報/enpproperty–>

  作者:姜聞 

  2019年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第一個百年目標的關鍵之年,也是打贏脫貧攻堅戰和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歷史交匯期。以鄉村振興為題材的電影《喜盈代村》的創作和上映,恰逢其時。影片不僅生動描繪了基層干部干事、創業的精神風貌,而且真實再現了代村推進鄉村振興的探索歷程,這對于傳播新時代基層的創新創造,進一步激勵和引導廣大黨員干部投身于鄉村振興的偉大事業,必將產生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代村是近年來閃耀的一顆新星,是鄉村振興的一面旗幟。代村原先是一個遠近有名的上訪村,民風散、村風亂,王傳喜擔任村黨支部書記和村主任后,憑借堅定的政治信念和強烈的使命擔當,率領黨支部帶領群眾,用19年的時間將集體負債380多萬元的落后村,發展成為村民年人均純收入6.8萬元的富裕村。影片藝術地再現了代村從貧困渙散到美麗富裕的幸福蝶變,以平民化的敘事視角展現宏大的歷史命題,奏響了一曲新時代“三農”發展的贊歌。

《喜盈代村》:新時代鄉村振興的生動教材

電影《喜盈代村》海報 資料圖片

  我國擁有近14億人口,實現鄉村振興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偉大創舉,沒有現成的可照抄照 鬥陣歡樂城 搬的經驗。鄉村振興道路怎么走?只能靠我們自己去探索。代村的問題是全國鄉村普遍存在的問題,代村的發展路徑也可以為全國鄉村振興提供諸多啟示。《喜盈代村》可貴的是,真實呈現了王傳喜帶領代村群眾的探索過程,其中提到了很多創新性舉措,比如實行規模經營、集約經營,發展現代農業示范園;擺脫單一農業產業,建立代村商貿物流城,并通過重點帶頭、大商戶帶動作用,擴大商貿城影響力;辦村報、舉辦村民運動會,建立文明實踐中心,豐富農民精神文化生活 開心鬥一番 等。這些舉措,將為全國范圍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提供可借鑒、可復制、可操作的經驗。從這個意義上講,《喜盈代村》就是一本生動的鄉村振興教材。

  影片中講述的故事時間跨度長達19年,如果平鋪直敘,一條線下來,很難吸引觀眾的眼球。怎么辦?主創團隊顯然具有鮮明的問題意識,善于抓主要矛盾,通過設置強烈的矛盾沖突,通過一個又一 球版 個難題的提出和解決,不斷推動故事的發展。王傳喜在擔任村黨支部書記之初,就面臨兩個難題:承包地不均和宅基地不公。而土地和每家每戶連心連肉,動誰都心痛。他的家人得知要收地時,還帶頭來鬧。這樣的難題在現實中也普遍存在。它考驗著王傳喜管村治村的智慧和勇氣,也吊起了觀眾對于如何解決這個現實難題的胃口。類似這樣的情節在電影中還有很多,比如開發商城要拆農房,農民不愿意搬遷,干部上門做工作凈吃閉門羹;商城建好以后,原來說好要入駐的商戶都沒有來,商城變成了空城等。有了這些波瀾起伏的情節,電影得以時刻牽動著觀眾的好奇心,逐漸推進、層層加深。

  “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影片《喜盈代村》生動刻畫了王傳喜這個敢擔當、有作為的黨員干部,人物性格鮮明突出、感情飽滿、有血有肉。有些影片經常把英雄刻畫成單一刻板的形象,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而影片中的王傳喜形象是多層次的:面對家里玻璃被 幸運飛艇 砸碎、兒子受欺負,王傳喜安慰妻子“身正不怕影子斜”,言辭之中充滿著正氣。有人舉報王傳喜剝奪農民土地承包權,擅自占用耕地,然而,經過省紀委調查,與事實完全不符。面對省紀委同志的理解和鼓勵,王傳喜沒有忍住自己的眼淚,流露出自己內心柔軟的一面。面對農民不愿意搬遷的難題,王傳喜將心比心,以情感人,堅持分批實施、小步快跑、先易后難的原則,又展現了他高超的管理智慧和一心為民的情懷。通過欣賞這部影片,我們可以強烈感受到農村要發展好,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有好班子和帶頭人。推動鄉村振興,需要打造千千萬萬個堅強的農村基層黨組織,培養千千萬萬名優秀的農村基層黨組織書記。《喜盈代村》將真實的王傳喜形象呈現給億萬觀眾,為廣大黨員干部樹立了一個可見可學的標桿。

  近年來,很多農村題材電影創作存在主題概念化、生活表面化、人物類型化、情節模式化的傾向,無論是內容表達還是藝術質量都難以獲得觀眾的認同。《喜盈代村》努力突破傳統農村題材電影的思路和套路,不回避農村發展中真矛盾和大問題,真實再現農民在社會變革過程中的精神狀態,以平民化的敘事方式,帶來了濃濃的生活氣息和鄉土氣息。影片中的老倔頭就很具有代表性,他是在農村發展過程中很多農民所思所想的一個縮影。面對村里的新政策,他只看到眼前的利益,調地的時候拒絕 明星三缺一 把多余的地拿出來,搬遷的時候拒絕騰出舊房搬進新樓,插科打諢,“無理取鬧”,不僅增加了故事的戲劇性,也讓觀眾看到農民的真實想法。黨建工作歸根到底就是做人的工作。正如影片中王傳喜所說:“如果群眾不罵不抱怨,根本不知道我們工作中存在多少問題。”只有對癥下藥,精準治療,才能切實解決農民利益攸關的問題。此外,影片在對白中引用了很多鄉村俚語,比如“燒香引出鬼來”“起哄架秧子”等,鄉土氣息很濃厚,角色也顯得更活了。

  近年來,我國農村題材電影數量不小,但真正能立得住、叫得響、傳得開的作品比較缺乏。擁有5億多人口的廣闊農村,是中國影視劇不應忽視的沃土,農村題材影視劇擁有巨大的創作空間和市場前景。黨的十九大吹響了鄉村振興的新號角,中國農村發展邁入新的歷史進程。在這樣的歷史交匯期,文藝作品應有所作為,也將大有作為。影視創作者應該把鏡頭對準農村,記錄農村在歷史洪流中的發展變遷和輝煌瞬間,描寫農民的喜怒哀樂和苦辣酸甜,創作更多反映新時代鄉村振興的精品力作。

  《光明日報》( 2019年07月18日 10版)

[ 責編:孔繁鑫 ]
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