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直面原生家庭的痛點

【鬥陣歡樂城賺錢怎麼贏】 《都挺好》:直面原生家庭的痛點 _鬥陣歡樂城官方網站

<!–enpproperty 328138012019-05-08 03:30:04.0《都挺好》:直面原生家庭的痛點都挺好24108光明日報光明日報/enpproperty–>

  作者:史競男(新華社國內部記者)

  《都挺好》可以說是一部“現象級”的開年大劇。隨著它的熱播,原生家庭、養老等話題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和討論。在當下的電視熒屏上,家庭生活題材屢見不鮮,《都挺好》何以脫穎而出?首先是因為它具有話題性和顛覆性。

  《都挺好》不是重大主題、宏大敘事的作品,也沒有太過復雜的劇情和龐雜的人物譜系,但它如同一個顯微鏡,犀利地瞄準了社會最小最核心的細胞——家庭;也像一把解剖刀,精準地撕裂了家庭生活那層溫情脈脈的外衣,呈現出有些殘忍冷酷的現實。

《都挺好》:直面原生家庭的痛點

電視劇《都挺好》海報。資料圖片

  它講述了一個表面看上去典型而體面的中國城市家庭,在光鮮的外表下隱藏的種種不堪,將家庭中諱莫如深、千瘡百孔的傷疤暴露出來。托爾斯泰說:“幸福的家 鬥陣歡樂城 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中國人講:“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然而,為何不幸,為何難念,在熒屏上少有如此這般真實的呈現。

  之前影視劇表現家庭生活,雖 明星三缺一 然也免不了一地雞毛,但更多的是講述婚姻愛情、婆媳關系、子女教育、代際矛盾等。《都挺好 開心鬥一番 》沒有停留在這些“婆婆媽媽”上,而是另辟蹊徑進行了一次大膽嘗試——直面原生家庭的“痛點”并做出藝術性地表達與分析,這在之前的影視作品中 球版 是罕見 幸運飛艇 的。因此,從題材上來講,它具有顛覆性,也是一種創新與突破,為深入剖析當代中國家庭關系找到了新的切入點。

  在《歡樂頌》播出時,劇中人物樊勝美的遭遇就曾引發觀眾對于原生家庭的討論。《都挺好》抓住這一社會性話題,展開了更為深入的探討,通過以蘇家人為核心的不同人物、不同個性,深層次揭示出原生家庭給個人成長帶來的影響。

  與以往家庭倫理劇不同,《都挺好》受眾廣泛,吸引了廣大年輕群體并喚起共鳴。我們總是習慣性地認為家是溫情的港灣,但對一部分人來說,家也是童年的夢魘,是想逃離的桎梏,是一輩子揮不去的陰影、掙不脫的羈絆。很多網友說,“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回想到過去”……由此可以看出,這部劇提供的不僅僅是一種對于現實生活的審視與反思,對于特定觀眾來說,也是一種回望成長、自我療愈、宣泄情感的渠道。此外,劇中還涉及了養老、啃老、老年人遭遇經濟詐騙、黃昏戀等諸多社會問題。值得肯定的是,《都挺好》沒有僅僅停留在揭示的層面,也試圖做出回應與解答。

  其次,這部劇塑造了豐滿的人物群像。由倪大紅飾鬥陣歡樂城的蘇父這一角色,是對父親形象的重新建構,超出了傳統認知;姚晨飾鬥陣歡樂城的女主人公蘇明玉,也不同于以往的職場女強人,她缺少愛卻渴望愛,并最終能夠給予愛。還有蘇明哲、蘇明成、蘇母、吳非、朱麗、石天冬、老蒙、小蒙等若干角色的扮鬥陣歡樂城者,都憑借可圈可點的表鬥陣歡樂城,塑造了新時代影視作品中的典型人物,展現了人性軟弱又堅韌、自私又溫暖的復雜性。

  當然,這部劇也留下了一些遺憾。比如它頗受爭議的結局,在一個極度重男輕女的家庭環境中艱難成長并成功獨立的蘇明玉,最后選擇了回家;對蘇家父子人性弱點的戲劇化放大,以及主要女性形象的過于完美等,都受到了一些質疑。劇中展示出家庭的好,最終是建立在女性的難之上,這種表現是現實的,但對于女性如何平衡家庭與自我的關系,我們也期待新時代的熒屏上有更豐富多樣的表達。

  無論如何,一部全民共情的電視劇,已經取 娛樂城 得了成功。它把準了時下的社會脈搏,也再次印證了新時代留給現實題材的空間無比廣闊。《都挺好》對當下電視劇創作具有啟示意義:只有與時代同頻共振,與觀眾同聲相應,才能講好新時代的中國故事。

  《光明日報》( 2019年05月08日 15版)

[ 責編:石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