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陣歡樂城賺錢怎麼贏】 2018年國產劇中“炮灰劇”占八成 _鬥陣歡樂城官方網站

<!–enpproperty 326660272019-03-21 10:49:06.02018年國產劇中“炮灰劇”占八成炮灰劇,國產電視劇,大江大河,SMG,爆款2110454資訊/enppropert 幸運飛艇 y–>

  2018年,你追了幾部劇?近日在上海舉行的2019上海電視劇制播年會透露,收視率超過2%的大劇逐年減少,其中2015年多達9部,2018年一部都沒有。與此同時,收視率不足0.5%的“炮灰劇”占比進一步上升,高達82%。資本退潮,流量失靈,爆款缺失,經過2018年的調整期,2019年中國影視界開始沉靜下來,思考內容,邁入“品質孵化期”。

  電視劇“小年”,八成成“炮灰”

  近兩年新劇上市數量不斷減少,2018年僅有194部,為10年來最低。雖然現實題材劇走紅,但缺乏真正現象級的大劇。

  索福瑞中國區數據科學家鄭維東為2018年國產電視劇“畫像”:在跨年播出的《大江大河》計入2019年統計的情況下,全國100城電視劇單頻道收視率甚至沒有一部超過2%,而2015年多達9部。播出的電視劇題材也發生很大變化,當代題材占半壁江山,其中以都市生活、言情、時代變遷題材占比最多。古裝劇遇冷,從2017年的17部減為7部。

  熱播電視劇的豆瓣口碑評分,也從某種程度上佐證了2018年是國產電視劇“小年”的說法。這一年,多數國產劇的打分都在5—6分之間徘徊,7分以上的作品很少見。與此同時,在微博、彈幕等社交平臺,觀眾對于國產劇篇幅失控、情節濃度不高的“控訴”也不絕于耳。

  “爆款”缺失,中堅力量疲軟,“炮灰劇”的比例卻在擴大。“業內把收視率不足0.5%的電視劇稱之為‘炮灰劇’,我們看到,2018年高達82%的電視劇都淪為了‘炮灰劇’。”鄭維東說。

  “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在SMG東方衛視總監王磊卿看來,正因為行業中很多人醉心于資本運作,只求估值高高高,制作快快快,最終造成了結局涼涼涼。

  打破泡沫慣性,回歸創作初心

  “2018年真的是一個調整,之前三年,所有人都感覺影視圈的錢太好掙了,我覺得大家需要冷靜一下……”從《偽裝者》《瑯琊榜》到《歡樂頌》《大江大河》,再到眼下正在熱播的《都挺好》,出品方正午陽光自帶IP光環,是觀 開心鬥一番 眾心目中國產劇的標桿。

  在制片人侯鴻亮看來,違背了“有感而發”的規律,缺乏面對資本、行業、政策調整的風險把控能力,是很多“炮灰劇”產生的原因。“我2010年看到《大江大河》小說,等到2014年它的影視版權過期后才買回來,直到去年底播出,中間經歷了八九年的時間。”他認為只有自己在創作時投入真情實感,才能把這種情感傳遞給觀眾。

  但是,“很多人靠著把持一個關系,靠著一筆資金,或者說把持一批鬥陣歡樂城員就能入場了,不重視劇本研發,不重視受眾分析,這種結局一定是失敗的。”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所世界傳媒研究中心秘書長 球版 冷凇說。

  “我們習慣性地去責怪資本,責怪流量。與其吐槽產業和資本,不如捫心自問,在行業泡沫中,我們是不是有著很多不該有的慣性操作?”在王磊卿看來,將國產劇“爆款”簡單地等同于大IP+大咖+大投資+大平臺,深陷造熱門、拼流量、拼組局之中,本來就違背了電視劇制作的初心,國產劇急需回歸影視項目價值評估的客觀理性。

  冷凇則特別強調了電視劇從業者的專業精神。現在前期劇本研發還是作家自己關起門來寫,缺乏國情調研、田野調查、采風體驗,很難真正貼近現實。“ 明星三缺一 很多劇中有警察角色,但警察之間的對話基本是雷同的,大家想想,機關警察、戶籍警察、刑警、片警之間的對話會一樣嗎?”

  家庭劇回歸將成電視臺剛需

  “所有的劇本創作,包括重大題材和主旋律題材,都必須把握現代人生活的小趨勢。小切口進入,可能劇的傳播反而更大。”冷凇同時認為,圈層外的觀眾之所以要看圈層劇,是因為微觀的獵奇性會產生巨大的吸引力,因此像職場劇這樣的圈層劇最核心的競爭力是專業性。

  而在王磊卿看來,家庭劇是最適合以中小成本投入創作的劇種之一,也最受主流受眾歡迎。家庭劇的回歸,將再度成為 娛樂城 電視臺的剛需。“新家庭劇要倡導,直面問題,拒絕開掛,不灑狗血,深入體察生活的本質,著力尋找大眾心理的‘最大公約數’。”王磊卿認為,當前社會家庭結構已經全面調整,95后有的已組成了家庭,過去那種婆婆媳婦小姑窩里斗的時代已一去不復返,情節設定和表現方式亟需更新換代。(陳潔)

[ 責編:李超 鬥陣歡樂城 ]